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南方的博客

王南方—文娱胡同

 
 
 

日志

 
 
关于我

王南方,安徽岳西县回龙村人,在京城混事多年,性别一目了然。乡下人没种过田,当兵没上过战场,做编辑没获过大奖。码了二十多年的文字,2007年才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仅做一名普通会员。制造的精神垃圾有散文集《苦恋树》,人物特写专集《明星360°》、《情感私语——走进名人的亲情世界》,报告文学集《神龙汽车团》等。有多篇文章被《知音》、《家庭》等媒体错看得了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直播毕福剑1  

2006-12-08 14:53:32|  分类: 明星:主持人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屏幕上的毕福剑那双小得让人感觉永远也睁不开的眼睛十分引人注目。透过他那特色鲜明的双眼,毕福剑的聪明才智都写在他那微笑而幸福的脸上。在中央电视台数以数百计的主持人队伍里,差不多都是俊男靓女,毕福剑却是个个例,有人说他以丑为美,有人说他以朴素见长,有人说他博学多才,也有人说他机智幽默。总之喜欢毕福剑的人很多很杂,如果说濮存昕是中年妇女的偶像,那么上到居委会的老大妈,下到学龄前稚童,都把毕福剑这位满身泥土味的平民主持人当成是邻居家的二小子。如果你偶尔打开电视机,看到一帮嘉宾和毕福剑坐在《梦想剧场》神侃,你很难分辨谁是主持人谁是现场嘉宾。《梦想剧场》是中央电视台贴近老百姓的第一道招牌菜,从1997年开播至今,这里让许多寻常百姓圆了自己想圆的梦。毕福剑是这个栏目的制片、导演,也是当家主持人,上过他节目的人都说他是圆梦人,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毕福剑就没有今天的《梦想剧场》;而毕福剑却说没有7年的军营生活就没有《梦想剧场》里的毕福剑。

                      梦断赛场

   毕福剑和王军霞是同乡,没有奥运会冠军王军霞的时候,毕福剑就是大连市男子1500米亚军得主,那时他的最好成绩是4162,辽宁青年队将这棵田径好苗子招入旗下栽培。谁知天有不测之风云,一场突如其来的“文革”风暴击碎了少年毕福剑的体育冠军梦,老中医出身的父亲一夜之间成了右派,举家从大连流放到辽宁金县大孤山公社王家村劳动改造。一切宛若在梦中,毕福剑在辽宁青年队仅受训了一个多星期,就面对梦断赛场的打击;父子相见抱头痛哭,父亲唤着他的小名:“小海蛎子,是爹害了你呀!”毕福剑看着父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根本没有搞明白思想上进的父亲为什么能跟政治叫板,栽了这么大的跟头。毕家有兄弟四个,父亲按“立宪建国”给孩子们取了很革命的名字,排行老三的毕福剑,原名毕福建,是上了高中后才自己作主在一位漂亮的女同学的建议下改成毕福剑的。

也许是天性使然,好动的毕福剑没有吃上体育这碗饭,却在文艺上露了头,拉二胡、吹笛子、唱样板戏、说山东快书、跳东北大秧歌,样样都能比划两下,一不留神成了村子里的“开心果”。1978年初春的季节,刚刚高中毕业在辽宁金县太平公社唐房青年点插队的毕福剑,正和乡亲们在热热闹闹的组织文艺晚会,他担任主持人,又独唱,又说山东快书,一下子被接兵部队的首长发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首长说这个青年我们要了。其时毕福剑的父亲刚刚摘掉“右派”的帽子,安置在县结核病医院任书记。首长征求毕福剑的意见,毕福剑说:“当然愿意了,我做梦都想当解放军!”大队书记听说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顶梁柱要被挖走,百般阻挠,找到公社,公社又找到县武装部,最后是县委书记、武装部第一政委发话:“服从大局,克服困难,让他去部队吧!”

              

                   志在军营

毕福剑所在的部队是第一海洋船调查大队,驻地在青岛。当兵后的毕福剑并没有因为有文艺特长而当文艺兵,他分在舰艇上当了一名操舵手。有一天,上级通知有首长来视察工作,艇长开会布置任务对毕福剑说:“毕福剑,你负责布置俱乐部!”小时候在父亲高压下学过一段时间书法的毕福剑,到部队后第一次觉得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他连开了几个夜车,将俱乐部布置得焕然一新。那天首长来视察时,对俱乐部的装饰赞赏有加,当首长得知这里的一切出自于一位新兵之手时,立马要见见毕福剑。首长说:“小同志,很有才华嘛!”毕福剑一连几天都像吃了蜂蜜一样美滋滋的。大约是当兵半年后的一天,政治处派他到济南军区文化站学习放电影。后来毕福剑得知是那位视察的首长,调到北海舰队工作后,有心想挖走毕福剑,调查大队领导说既然毕福剑是我们的人才,肥水还是流在自家的田地里吧。学成归来的毕福剑分配在电影组工作,这让他如虎添翼,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电影组的放映员其实就是一个单位的门面兵,迎来送往,布置会场,没有两把刷子休想在电影组混下去。大概与生活的经历有关,从小就受人歧视,在农村吃了不少苦头的毕福剑,格外勤奋和钻研。他拜新闻干事为师,学习写作和摄影;他拜文化干事为师学习文艺表演;他拜俱乐部干事为师学习舞台设计和美工知识。

记得有一回,山东快书大师高元钧到大连讲学,毕福剑也报名去了讲习班,有天下课,他一直跟随高老去了下榻的宾馆,进了屋就给高老跪下,要拜老人为师。其时,高老年事已高,曾经在媒体上公开表示不再收弟子了。毕福剑没有因此心恢意冷:“只要您能教我,我不要名份!”高老被这个年轻人的好学精神深深打动了,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这一老一少,一直交流到深夜,高老看了毕福剑的表演后,指出了他很多不足,尤其是要他在创作上多下功夫。高老说,一位出色的山东快书演员不仅要会表演,更重要的是善于观察生活,了解生活,反映生活,只有对生活满腔热情才能创作和表演出艺术精品。真是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毕福剑牢记恩师的教诲,从点滴入手,先在创作上下苦功夫,每每碰到什么有趣的事,他就认真记录下来,有时看到一句精彩的话就能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每次创作出一个本子,他总是将几位好友找到自己的房间,念给他们听,让他们提意见。久而久之,他成了政治处里文艺方面的大拿。

1982年,毕福剑搭上了直接提干的最后一班车,被送进了上级教导队学习一年,回来后提拔为调查大队俱乐部主任。不久,又兼任大队团委副书记,成为全大队最受宠的人才。俱乐部主任和团委副书记的职务是毕福剑接受全面锻炼的最好岗位,各种活动的组织与团员青年交心谈心,上团课,搞教育,在大礼堂里面对二三千人高谈阔论,为他日后所从事的职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逼上广院

19851月,毕福剑所在的第一海洋船调查大队,接到中央军委的命令,原地脱军装,集体转业,交青岛市海洋局管辖。离开部队很长一段时间,毕福剑心里空空荡荡的,好像头顶上少了一块天,更像是失恋的感觉。尽管还是做着原来的工作,尽管还是那样受宠,用毕福剑的话说,魂丢了!那些日子,他没有了往日的激情。他说他的心里一直存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想当一名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他常常和战友下饭馆喝酒,以排心中的愁云。

四月初的一个星期天,毕福剑和好友陈崇明到市内游玩,午饭过后,两个人喝了一瓶白酒,摇晃着要回单位。突然一副巨大的广告牌吸引了这两个热血青年,原来是上海戏剧学院和北京广播学院的招生简章。

陈崇明对毕福剑说:“老毕,我看你行,去报名试试吧!”

“得了吧,凑那个热闹,咱是不是那块料自个儿知道!”

“要是考上了多好呀,走去看看吧!文化宫不就在这附近吗?”

“你看看上面怎么写的吗?要交4块钱报名费,咱有这4块钱吃点啥不好,我不去!”

“我给你交报名费,考取了算你的,考不取算我的,行吗?”陈崇明连说带拉将毕福剑拽到了文化宫。数以千计的报名大军,排着长队,等侯在文化宫门前,毕福剑又一次胆怯了:“哥们,咱丢不起那个人,你让我走吧!”

陈崇明指着远处一位还不足160米的小个子,贴在毕福剑耳边说:“人家都这么自信,你就出息成这个样子了?”排了两个多小时队,交上了报名费,第一道关目测过后,两个学院的考官都说两天后来看通知。还是陈崇明积极主动硬要毕福剑来看榜,毕福剑说:“我还你钱,真的没必要跑那怨枉路了!”陈崇明说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硬拖着他就过来了。上海戏剧学院的初试榜上没有毕福剑的名字,北京广播学院倒看上了毕福剑。其时,他的年龄超过规定的年龄两岁。经过严格的三试和文化课考核,华东片就录取了毕福剑一人。招生的老师说:“我看他第一眼,就觉得他满身是戏,能录取他我们是真正的不拘一格选拔人才哟!”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