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南方的博客

王南方—文娱胡同

 
 
 

日志

 
 
关于我

王南方,安徽岳西县回龙村人,在京城混事多年,性别一目了然。乡下人没种过田,当兵没上过战场,做编辑没获过大奖。码了二十多年的文字,2007年才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仅做一名普通会员。制造的精神垃圾有散文集《苦恋树》,人物特写专集《明星360°》、《情感私语——走进名人的亲情世界》,报告文学集《神龙汽车团》等。有多篇文章被《知音》、《家庭》等媒体错看得了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军校生活记录(之三)  

2008-07-13 15:26:52|  分类: 我的世界:零章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校轶事(中篇小说)之三

眼看着就是“十一”国庆节,大家心里想着这个日子,来市里快一个月了还没有正儿八经地玩一回。

院里突然接到上面来了一个电话,国庆期间有首长来院视察,于是停止了别的训练,集中精力练方队,迎接首长时搞阅兵。

大家听着军训部门的通知内容,知道正式上场的方队只要九九八十一人。队里明确训练时一个不落的都要参加。恰在这时一些人搬出病来,休息时就钻到大队卫生室要药膏,军医叫丛姗,是个从大学才毕业的女青年,只要是听肚脐眼以下,大腿以上的部位,就不明看,拉起笔写病假条,看病人的要求行事,要么全休,要么半休。队里看假条越来越厚,怕发展下去误了阅兵。一天中午,赵紫光集合队伍,一个一个地叫到队部里脱开裤子验看,发现不少人烂蛋子皮。情况只得向卫生科汇报,来了一个副科长,拎了一盒自配的硫磺药膏,给染者发一小盒,又用白纸袋盛几粒白药让口服。

医学上称这种病为:阴襄皮炎。副科长解释,是出汗过多引起病毒感染,以及水土不服等原因所造成,未了还问学员们每天吃菜是不是煮的太烂,大家点头:“就是!就是!”

副科长很不高兴:“本来就缺乏维生素B2,还煮那么烂的菜干吗?拿国家的煤不算计?”在一旁的队领导很不自在。副科长临走时又说:“买些卫生纸裹上,预防衣服再感染。”赵紫光点点头,副科长就上前拍拍他的肩,对着他耳边轻轻说:“老赵,再这样搞下去,这个东西传染可厉害呢!”赵紫光看着身边一大帮学员,没表态。

 

王建军去找丛姗,丛姗是按其他人一样打发的,王建军告诉她:“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流脓出水,我的红肿了,痛得厉害,你能不能帮着看看。”

丛姗板着脸:“德行!”

王建军只好悻悻地回到队里。邓耀先见到他时,王建军告诉邓耀先,来视察的首长是他爸,并说是昨天夜里秘书来长途电话的。邓耀先表情很舒服。王建军接着说身子烂了。

邓耀先马上领着他一道去找丛姗,丛姗一看又是王建军来了,脸就拉得很长。

邓耀先微笑着对丛姗的耳边捣咕了一句,丛姗马上变了态度:“是吗?”顺手取下挂在壁钉上的大口罩:“躺到床上去吧!”邓耀先随手关上门。

王建军下身赤条条地躺在床上,丛姗似乎还是有些难以下手。邓耀先和丛姗熟得很,常爱开个玩笑的:“你是医生吗?怕啥?有一次,我烂裆,就是一位年轻女医生给敷的药,屋子里就只有我和她俩人呢!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嘛!这个时候还有什么男女之分喏!”

丛姗用大口罩把脸遮挡起来,从一个白瓷缸里取出几团酒精棉球,刚刚沾上,王建军就哟起来。“不能怕痛,平时要常洗,你这是不讲卫生的结果!”

王建军听了丛姗细嫩的声音,心里热乎一阵,停止哟声。

一阵阵火辣辣地痛后,王建军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想起套上裤子。丛姗边用自来水冲洗着手上的肥皂泡沫,边对王建军说:“我找你帮个忙行不行?”

“只要我能帮上,我一定为您效劳!”

“是吗?”丛姗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笑笑,还是说了:“我想调到北京总医院去,我男朋友在那里,托了好多关系,都无门,现在想烧香也找不到菩萨!”

“菩萨还不好找吗?我帮你试试看吧!”

“明儿,你再来,我再敷些药,过不到两天就会好的!”

“那就太谢谢了!”邓耀先也道一声:“谢谢!”和王建军一同出了门。

“没关系!”丛姗目送他们走出卫生室。

 

不出三天,全队就有80多人都烂了那玩艺儿,痒痒一抓,痛。重者红肿不堪,流黄水,有甚者,像腐烂的红桃一样,走路两边直摆。训练无法进行,请示院里,给予休整。

天这时不争气,下雨。学们骂:“狗日的,要你哭的时候你不哭,休整你该笑,出大太阳笑最好!”好激动的学员拍巴掌叫起来:“下吧,下吧,下他妈的三年!”

雨下起来就收不住,阴沉沉的天空,除了孤独的雨流,风一丝也没有。三天的雨,三天的学习,学条令条例规章制度。人就是不满足,走累的时候,走累的时候,想着坐还是舒服些,真是坐够了又想着走一走。

院里好像知道天落雨,制度一叠叠地下发。学习的时候,队里晓得学员的裆出毛病,对于上厕所不做节制,只需打一声“报告”,主持的邓耀先就说:“去吧!”连看也不看是谁,眼镜片后的一双珠子盯在报纸上,念着不息。

厕所只有九个蹲位,没见闲着,不管是拉大的小的学员们都愿意蹲炕,同时可以享受一根烟瘾。

国庆节那天仍下雨,阅兵就没有搞成。视察的首长来了,并不是王建军他爸,而是个副师职参谋,参谋虽说比院里正头头还小半个位置,但人家看上面派来的,那也得好好款待。分管教学的副院长负责陪着,参谋说下学员队转转,学员队共有25个,不可能都到,副院长急中生智,对秘书叽咕几句,秘书就电话通知各大队的先进队准备。

国庆节是法定的假日,院里想到上面来了人,人员在位率要保证,一个班本来可以外出一个人,这天就取消计划。不出去,只要是自由活动学员也挺满意的,四人一帮打牌,二人一伙玩象棋,也有坐着写信躺着看杂志的。

队里接到指令迅速召集班长会议,赵紫光讲上面首长进屋子要喊起立,立正,然后在干什么报告就报告什么,还交待了礼节礼貌,恢复内务,打扫卫生,不能打牌下棋,坐要有坐姿,站要有站相等等。

参谋快吃中进饭前来了,前呼后拥一大帮。赵紫光先敬礼:“请首长进队部坐!”参谋径直到五六班宿舍里:“我看看学员们吧。”

五班长站起来按赵紫光交待的意思办,喊:“起立,立正!”然后迅速转身,向前迈动一步,有力地靠拢脚后跟,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军礼:“首长同志,学员八队五六班正闲着没事,请指示。五班长李正。”

参谋一想闲着没事指示做点什么呢?放假闲就闲着吧,面带笑容地走了。

大队长听到报告词极不高兴,把赵紫光叫到一边,责问道:“你们怎么交待的?哪来的这样报告词?”队长不知说什么好:“蠢猪一个,撸掉他!”

回到队部,赵紫光跟邓耀先一碰头,李正的五班长就撤了,叫五班副替上。揣摩副班长时,赵紫光说:“让通讯员下班算了。”

“还行,这个兵能干是能干,就眼里没活,不拨弄就转不动”

邓耀先说话的意思,主要是那天臭袜子泡在盆子里,第二天摆一整天,也不见人洗,晚上的时候,岳保洗自己的衣服。邓耀先问:“通讯员洗衣服?看看队长有脏的没有,有给他洗洗!”岳保方才反应过来,以后只要见队干部盆里有衣服从没让它过夜。

吃完中饭集中宣布人员变动情况。李正塞到八班当学员,睡赵紫光的一同县老乡河南滑县的王四福铺上,王四福接替岳保当通讯员。

这事李正觉得窝囊,但他转念一想:当了一个月班长,好处没捞上,活也不比其他学员少干,也就脸上没摆出什么。还故意地唱:“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岳保对下班当骨干也有想法:“面上提,实际是整咱!”他就恼队领导容不得犯一点小事,做了一个月的保姆,就差不搓屁股眼子,嫌这嫌那的。其实,岳保就爱流鼻涕,鼻子里像长着两个沟一样,大毛病也没有。

上面的参谋走后,学员就进了课堂上课,说是参谋找院领导商量让他们停下训练。是说这样的“土政策”不符合条令的,但也有传言说参谋的儿子是今年入校的新生,在爸爸面前数落一遍,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上课的第一个月,队里相安无事,还受到院首长的口头表扬。可是,刚受表扬没几天,就来了违纪。

这个时候正是立冬之后,驻地闹菜荒,市面上的菜价不仅像气吹的一样涨得吓人,要是买菜的上士稍迟了一点去,连菜皮也别想沾。一段时间里食堂天天唱老三样(土豆、豆腐、豆芽),学员们编了顺口溜子:“军校真是怪,除了三豆没得菜。”

队里一心想法子调剂好伙食,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正巧,邓耀先表弟从老家托老兄帮忙卖黄豆,一下子食堂就方便了伍千斤。于是,早上吃黄豆磨成的末子泡豆浆,中午晚上不是煮黄豆就是炒黄豆。

吃黄豆喜欢上气,肚里鼓鼓撑响,屁股下也叫出声音。上政治课是个很严肃的老教员,课堂上容不得一点儿不正常。这天,他刚一上课就听到堂下“扑扑”的声音,心想:这属于正常的生理现象,只是瞪着眼睛不说什么。肚里虽憋有气,课程《中国革命发展史》仍在分析。教员正在打比方:“多学一手知识就多一条出路,知识也是战斗力,诸葛亮并不会使枪弄棒,但他帮刘备打了多少胜仗?因为他知识丰富!”

这时,朱九戒总感到身子不适,肚子里老是有东西往外跑,憋了一身鸡皮疙瘩,还是放了一声震宇宙的响屁,学员们都逗笑了,教员气不打一处来,快步走到朱九戒的身边,罚他站起来:“是不是你?”

朱九戒脸红得跟雄鸡冠子差不多。

教员的课就没上了,他一直把朱九戒送到院值班中心。值班中心打电话让队领导来领人,赵紫光像是身上传了电似的,在值班中心就恨不得给朱九戒几个耳光。

朱九戒这一次又停课反省。

这天下午放学回来的时候,邓耀先找到王建军:“今天晚上,我闺女过生日,请你去喝几盅,知道你吃不惯这饭堂的伙食,特地叫你嫂子做了一碗回锅肉,给你杀杀馋!”

王建军很高兴。去了的时候,才知道并不是邓耀先闺女过生日,喝了几杯酒,吃完饭后,邓耀先才慢慢地从衣服袋里摸出一份电报:“你爸的身体是不是不太好?”
  “怎么啦?我爸的心脏病又犯了?”

“不要着急,院里批了你一星期的假,晚上你就回去看看,火车票我找人去买了,送你的车子也要好了!”

王建军很焦急,也很感激。

 

下转之四:我的军校生活记录(之四)

王南方全部博文,请点击此处查看!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