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南方的博客

王南方—文娱胡同

 
 
 

日志

 
 
关于我

王南方,安徽岳西县回龙村人,在京城混事多年,性别一目了然。乡下人没种过田,当兵没上过战场,做编辑没获过大奖。码了二十多年的文字,2007年才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仅做一名普通会员。制造的精神垃圾有散文集《苦恋树》,人物特写专集《明星360°》、《情感私语——走进名人的亲情世界》,报告文学集《神龙汽车团》等。有多篇文章被《知音》、《家庭》等媒体错看得了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军校生活记录(之五)  

2008-07-13 15:39:39|  分类: 我的世界:零章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校轶事(中篇小说)之五

十一

翻麻到第四天上午才结束,日历上已显示出腊月二十三的字样,考虑路远的学员要在路途上过节,院里就不放假,歇下来进行总结,队里更是有文章可做。

二十四日这天,邓耀先启程到大别山朱九戒的家去,接他的亲人,院里决定在年前开朱九戒的追悼会,上面来批复,授予朱九戒《张华式的好学员》荣誉称号。追认为中共正式党员。

第二天,邓耀先才从省城搭乘客车,赶往大别山一个叫衙前的小县城,乘上汽车,他总有一种随时要向人生告别的觉得,那山路像蛇爬的一样,曲里拐拐的,透过窗户向外眺望,眼见不到底的悬崖,路又窄,会车还得找宽的地进行。

正中午才赶到县城,他在县城武装部旁边一个叫山城餐馆的地方点了一个菜,要了一碗饭,抹抹嘴,就上武装部里。部长回老家过春节,政委正参加县常委会,政工科马科长接待他。听了他的介绍,马科长很受感动,“我们衙前县是革命的老根据地,战争年代牺牲的烈士有17000多人,朱九戒又为我们老区人民争了光,感谢你们的培养呀!”说着,伸过手紧紧地和邓耀先握在一起。

“我们下午能不能赶到茅草乡呢?”邓耀先问。马科长说:“茅草乡还有60华里,不通汽车坐那小三轮您行不行?”

“行!只要能争取时间!”

说着,马科长回家稍稍准备了一下,俩人就去街上。

三轮车山里人叫蹦蹦车,跑得快,颠的厉害,刚坐了一阵子,邓耀先就把中午吃的全吐出来了。马科长要叫车停下,邓耀先一手握着嘴,一手摆了摆。

到茅草乡是下午5点,乡里没人,就一个炊事员在家,说有人家杀年猪请客,乡领导都去了。邓耀先站在那里,想了想,对马科长说:“我俩先上他家去看看,然后把他的家属请到乡里,再慢慢摊牌,时间很急,没得办法哟!”

“行呀,听您的安排!”马科长答应了,就要炊事员引路,炊事员说:“你们沿着河埂朝上走,就那一条小河,到了第三个屋基就是,很好找的,我这里没人,不得手呢!”(没有功夫)

马科长陪着邓耀先一边走一边聊,从当前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谈到各个地区的变化。马科长就说:“我们这里穷得没办法,人口素质比较低,打仗的时候好男人都打掉了,再说这交通落后,信息就不灵,你瞧这大山沟沟里,怎么开发呀!”

“是呀!”邓耀先走着有些喘气了,敞开了外罩的衣扣。

这山也是的,看着不远,走起来可不近,不知不觉的天已麻黑了。

马科长说:“到了!”

山冲的顶头,横卧着一排低矮的茅屋,窗子里有着昏黄的灯光。

马科长轻轻叩门,屋里走出一个一米六上下,扎着两条小短辫子脸圆圆的女人。

“毛女,谁来啦?”里面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

马科长领教导员迈进屋里,一个推着平头的小伙子正在洗脚。

两双紧紧地盯着,长时间无言。马科长看看这张脸,再看那张脸。邓耀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声追问:“朱九戒,你是朱九戒吗?”

十二

按照食堂的规矩,学员过生日当天可以加道菜。更多的是煮几个囫囵鸡蛋,炊事班省点事。

腊月二十四是王建军的生日,提前几天,他就嚷嚷着,今年是他的本命年,要热闹一回。队干部就赵紫光一人在位,不好驳这个面子。

生日宴是在区队的储藏室里搞的,从班里搬了四张床头柜凑成“桌子”,队里几个和王建军要好的同学,还有队外来了一个老乡,小小的储藏室挤得满满的。天很冷,喝的是古井贡牌白酒,王建军让赵紫光指示。

“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哪学来的婆婆妈妈一套,咱又不是靠整天耍嘴皮子吃饭的!”赵紫光说罢,大家都乐了,知道他话里指的是何人。

王建军说:“既然队长不指示,我们就喝!”伸手端起酒杯:“先为牺牲的朱九戒干一个!”只见王建军很庄重地将酒洒在地面上。屋里的气氛顿时显得凝重起来。

酒是王建军外来的老乡用酒瓶盖一个个量的,倒在那些刷牙的缸子、暖瓶盖或水杯盖里的。赵紫光用的是一个军用水壶盖,喝了几个后,他说:“酒这东西放在瓶子里老实,装到肚子里就不老实了,大家自己把握!”

“没事,我喝大家都喝!”王建军的酒量不行,进了几个就开始话多了起来。

王建军的班长说:“胖子,今天是你的本命年,那你上学不就超龄了?”

“嘿,档案里不超就得了!什么时代了,这点小事也想不通?”王建军有点得意,“我来上学连老头子都没管过,下面人就给办了!”

“别胡吹了,再喝俩个散伙!”赵紫光瞪了一眼王建军。

王建军忙站起来,举起刷牙缸:“队长,在队里您是皇上,日后老弟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我陪你一个。”

赵紫光端起壶盖,咽了一个,什么也没说。

“谢谢!以后有什么事用到我的只管说。”王建军坐下忙转过话题:“快过年了,我好想家呀!”

只见他猛地抱着身边的一个同学:“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弟兄们在这里帮了我的忙,我不是那孬种,滴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我老头子,能办成事的多呢。谁有只管说!”

“王建军,你是不是尿水给灌糊涂了!”赵紫光很不快活。

“牛皮不是吹的,连我叔家在乡下念书的堂弟,人在学校念书,档案早办到部队里了,去年才穿军装,今年就转了志愿兵。”

王建军还想往下说,赵紫光起身走了,酒席也不欢而散。

赵紫光走了,王建军仍有些不甘心,自己倒了酒,唱一句:“说打就打,说干就干。”于是,被人拉出来。

赵紫光走出储藏室很气愤,有力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水,心里骂着:“新贵族!”

刚到队部,通讯员告诉赵紫光:“嫂子来电话,让您回去一趟!”赵紫光就回去了。

爱莲正坐在床上一针一针地打着毛线裤。见丈夫回来,忙起身要给线裤在身上比划比划。

赵紫光说:“我操他妈,听那王八蛋说的,直想自杀!”

“咋啦?”爱莲问。赵紫光原原本本地给老婆翻了一遍。

爱莲说他:“你这人就是死心眼,只认自己一家的理,人家就是有权会用。咱不是也给你买了一本《厚黑学》吗,照着那上面整呗!”

“你知道个啥?”

“啥不知道?咱在你那位置上,保准比你强。”

“你口大揽得宽!”

“咱那工作的事,是咋整的还不明白吗?”

“得!得!烦你讲的了!”

“咱偏要讲,让你烦!”爱莲说的是五年前的事情了。那年赵紫光的弟弟大学毕业刚分配到电信局工作,半年后,在一次施工中因公死了。赵紫光接到电报,飞马流星地赶回,父母双亲哭成了泪人,举家甚是悲苦的。处理完事故,按照有关领导的意思,可以安排家中一亲属顶替,赵紫光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人,不向组织上提任何要求,有些领导就说:“越是这样的老实人家,越不能亏待!”问起赵紫光及他父母有谁能顶时,都说:“咱那刚过门的儿媳是中学生,在村子有能着呢!”在场的领导互相对视着,没答复,也没否定。当时局长也在场,就他一人摇了摇头:“这小叔子死了,嫂子顶替恐怕不合适吧?”

回到家里以后,爱莲就要赵紫光领着他一道去局长家再做进一步的争取。赵紫光奈何不得老婆软硬兼施的办法,领她去了。

去的时候是晚饭后,大热天,局天正在家中开着电视看报纸。那天,局长家中没有别人,连老伴也不在。局长很热情,打开一瓶子雀巢咖啡:“来来来,你们也来尝尝,嘿嘿……”

赵紫光夫妇看着黑不溜秋的汤水,喝进嘴,倒像焦锅巴的味道,基本没有动。爱莲却对局长那“嘿嘿”感到了什么。

接着,局长慢吞吞地说:“这政策嘛也不是我一个说了算的!再研究研究吧!”局长把那个“吧”字拉得老长。

第二天,爱莲硬要逼着赵紫光上商店里,买几瓶“焦锅巴粉”拎了去。临走扔下一个小红包,内装两千元。那是男人一年的薪水。“日娘!舍不得孩子打不到狼!”

不出一月,爱惜莲就真的成了一名正式工人,并负责看守收发电报的机子。

俩口子对坐着,无话。赵紫光一个劲地灌热茶。爱莲夺过茶杯:“死命灌,不怕肚子撑破了!”她岔开话题说:“唉!教导员啥时才回来?”

“还有两天吧。”

“听政治部主任家的柳大姐说,教导员可能要到三大队当副队长。”

“管他妈的当啥,不就会把脸皮往别人屁股上蹭!”

赵紫光说完抬腕看表,快九点:“我得去点名了。”

爱莲很是不悦,脸子一吊:“放假了,也搞那么死!”

“咱的事不要你插嘴!”赵紫光驾上自行车就走了。

 

下转之六:我的军校生活记录(之六)


    王南方全部博文,请点击此处查看!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